蜜汁大鸡腿儿

日日丧.loser本人.手残志坚.越画越丑表演艺术家〒▽〒.weibo 蜜汁鸡腿肉

就是陷入了怎么着都不行的状态了○| ̄|_
我滴个天老爷啊,是不是想要不被催就只有拼命地跑啊

是老福特高级的滤镜了

又丧了又丧了又丧了 我想写桃辫儿○| ̄|_

好像总是在找各种精神寄托,总想脱离现实世界找一个虚幻的地方躲一躲。

仰天长啸我想嗑桃辫!!!
桃辫儿不了解一下吗旁友!!!

人啊活在世界上真是太渺小了○| ̄|_

我觉得我真的是什么邪教cp都能嗑的很香。。。

自白

【辣鸡文笔的xjb写】
【起名苦手(*꒦ິ⌓꒦ີ)】
【大概是杨筱天(?)的自白 】
【没头没尾的】
【接着上次的写】

我师父是个特别谦和的人。我总觉得又强大又温柔说的就是他。

我小时候调皮,总是惹祸,每次我爸要打我的时候,我师父肯定站出来给我说好话,挡在我前头。只要我师父一出面,我爸准没招儿。但是听我爸说我师父年轻的时候脾气也不好,可是脾气再不好也拧不过这世道,人生在世不称意,最后好像总得打磨平和了。

印象里我师父统共就跟我发过一次火,还是因为我练功偷懒。他整整一星期都没跟我说话。无论我怎么讨好怎么道歉也没用。最后还是我告诉我爸实情,我爸拎着我脖领子到我师父面前揍我。结果没打几下,我师父就把我爸拦住了,一个劲儿的问我疼不疼下次还敢不敢偷懒了。他不知道,挨打这几下根本比不上他不理我让我难受。虽然我觉得我师父脾气好,但其实我心里还是怕我师父,他不用发火,一个眼神儿我就吓死了,听说这是随我师爷,我师爷一个眼神儿我师父也不敢造次。

从我记事起,我就知道我师父身体不好,听我爸说是年轻时候受过一次很严重的伤,好在老天爷疼惜他,鬼门关外头溜达一圈儿又回来了。这些年,师父年纪越来越大,腿脚就越来越不好,但是每次跟我爸上台演出还是站的板板正正,一丝不苟的。演出的时候舞台灯照的很亮,我看着他的背影,好像有一层光晕似的,一时间觉得他离我特别远。等我师父下台来我跟他说了这事儿,他笑着说我傻,从小跟着他学了这么些年,哪有越来越远的道理。

我想了想,觉得师父说的不对,虽然我从小就跟他学,可是我永远也不知道他的想法。我觉得问题的根源绝对出在我师爷身上,这些年我师父跟我师爷越来越像,你永远猜不出他到底是悲是喜,面上总是平和温柔的。要说我师父跟我师爷哪里不太像,那可能就是我师父还是太温和。除了那次不理我把我吓坏了,哪一次也没真的唬住我。我一直想我爸怎么能找到我师父这么好的搭档的,难道缘分真就这么妙不可言啊。我每次问我爸,我爸都说是我师父求的他,让我别总觉得我师父最好,成天看不上他。我才不信呢,就去问我师叔,我师叔说是我爸非赖着不走,最后才搭档了这么些年。我觉得可能还是我师叔靠谱。

后来有一次我赖着我师父,让我师父给我找个好搭档。我问他,我啥时候也能找到跟他一样好的搭档。

我师父说,得一块儿吃过苦的才是好搭档,苦日子里得帮你忍过去的才是好搭档。傻小子,你且等着吧。我又问他,我爸是怎么跟他一块儿搭档了这么多年。他笑了,然后说,这可难说了,得吃着涮肉,喝点小酒,慢慢说才说的清。

得了吧师父,别以为我不知道,您呐不就是又想喝酒了嘛。大夫说了,让您戒酒。

你怎么越来越像你爸了,你可是我徒弟,你得向着我。

这么大个人了还跟我耍赖,我真没辙了,于是那天晚上我师父喝了大半年来的第一次酒。

那天晚上外头下大雪了,虽然屋里就我们爷仨,但是我师父家里特别暖和。火锅里的肥牛变了颜色,氤氲的热气往上蒸腾。酒喝到兴头上,我爸跟我师父开始回想当年。

我师父说,卖不出去票那会儿,真是想要不打明天起就不干这行了,我爸就跟他说,你不干这行,我捧谁去啊!然后我师父一咬牙,准备豁出去,也学学我师爷当年的那股子狠劲儿,又跟我爸演了好几年。

我师父问我爸,当时他摔下来之后,连大夫都不知道他还能不能站起来,我爸干嘛非得等他。我爸说他认哏。跟认床一样,换个人也不是不能捧,他就是不乐意。千金难买他乐意。

喝酒聊天到十一点多,最后只有我师父喝醉了,我觉得我师父后来说的话都是酒话,也不知道说的是真是假。但我觉得有一句肯定是真的。他跟我爸说,还想跟他一块儿演出。也许是我听错了,我总觉得我师父说话声音里有点哭腔。

“这不大半辈子都演过来了嘛。”

还得演。

行,听你的,演。

我觉得我爸也有点红了眼眶。

那天过后,我又跟着师父演出去了。我站在侧目条,看着我爸搀着我师父一步一步走上台,突然有点明白我师父那天跟我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了。

搭档一场,可能就好比金风玉露一相逢吧。

我明天一定画画
一定画画
。。。
虽然我
一发图
就掉粉

自白

【辣鸡文笔的xjb写】
【起名苦手(*꒦ິ⌓꒦ີ)】大概是杨筱天(?)的自白
【没头没尾的】

【1】

我师父是个特别谦和的人。我总觉得又强大又温柔说的就是他。

我小时候调皮,总是惹祸,每次我爸要打我的时候,我师父肯定站出来给我说好话,挡在我前头。只要我师父一出面,我爸准没招儿。但是听我爸说我师父年轻的时候脾气也不好,可是脾气再不好也拧不过这世道,人生在世不称意,最后好像总得打磨平和了。

印象里我师父统共就跟我发过一次火,还是因为我练功偷懒。他整整一星期都没跟我说话。无论我怎么讨好怎么道歉也没用。最后还是我告诉我爸实情,我爸拎着我脖领子到我师父面前揍我。结果没打几下,我师父就把我爸拦住了,一个劲儿的问我疼不疼下次还敢不敢偷懒了。他不知道,挨打这几下根本比不上他不理我让我难受。虽然我觉得我师父脾气好,但其实我心里还是怕我师父,他不用发火,一个眼神儿我就吓死了,听说这是随我师爷,我师爷一个眼神儿我师父也不敢造次。

从我记事起,我就知道我师父身体不好,听我爸说是年轻时候受过一次很严重的伤,好在老天爷疼惜他,鬼门关外头溜达一圈儿又回来了。这些年,师父年纪越来越大,腿脚就越来越不好,但是每次跟我爸上台演出还是站的板板正正,一丝不苟的。演出的时候舞台灯照的很亮,我看着他的背影,好像有一层光晕似的,一时间觉得他离我特别远。等我师父下台来我跟他说了这事儿,他笑着说我傻,从小跟着他学了这么些年,哪有越来越远的道理。